诗歌死了吗:谁带走了那朵菠萝花?(诗体简评) --
2016-12-26 14:41:01
  • 0
  • 0
  • 1
  • 0

诗歌死了吗:谁带走了那朵菠萝花?(诗体简评)

 --“博客中国之约”

刘道远

1灵山还在,

菠萝花还在,

可如来那种独有的安详清净还在吗?

那迦叶唯一读懂会意的微笑还在吗?

那师徒用身体语言完成的以心印心的无字诗还在吗?

2诗经还在,

诗坛还在……

当诗人们把目光投向于各种奖项而不屑、就像王健林不屑于十位数的小目标那样……

我们能说当下的诗安然无恙吗?

3面朝大海

春暖花开……

海子的诗成为了开发商的广告词,

海子眼里诗意的蓝和空气,成为贴上标签的商品……

我们能说这还是海子眼里的海吗?

我们能说诗没有病入膏肓吗?

4当诗也渐渐八卦--

我也瞎说美国即任总统的胜算是诗的胜算,

是川普具有诗人气质的成事在天的胜算!

他的口吐莲花的大嘴、

他的帮撑台面的艳妻靚女……都跟政治绝缘!

而只能跟尚真尚善尚美的诗意沾边!

呵呵这才是诗的无用之大用!

也许川普自己都蒙在鼓里--

市井不需要政治,

市民不崇尚精英,

只喜欢美、地气、民谣和好玩……

呵--诗活在民间!

5诗呵--

死冤家呵!

杀千刀的……

一个喜欢堆文字积木的老男孩--

爱你恨你吻你啃你想你忘掉你……

码了一辈子字,

羞于非主流的末流诗人!

离开诗就魂不附体……

分行的母语仍像水和空气,

让衰竭的魂灵自我救赎!

墻角数万元独资的诗集,

每日每夜成捆成堆陪我打盹--像在招魂……

梦中的那朵菠萝花还开在佛祖掌心吗?

可是梦中的我微笑过哪怕一次吗……

“嘤其鸣乎,求其友声。”

爱诗写诗向往诗和远方的人不死,

诗也不会死去呵!

那么我舍得放下物欲和肉身,

为诗剜心割肉疗伤吗?!

2016.12.26匆草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